欢迎访问兴义市中等职业学校,选择我们,成就梦想!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师生文苑 > 正文

远去的老黄

时间:2018-08-17 来源:《经济信息时报》 点击:

                   远去的老黄
                             鬼抠鱼
     按照遗愿,老黄就葬在江边的一个小土丘上。一边是日夜奔腾的北盘江,一边是蜿蜒的沿江公路,远方,还可以窥见一个骑在山崖上叫“马脑岩”的布依小山庄。­
    参加老黄的葬礼回来,我似乎觉得应该为老黄写点什么,不知道是为了心里的那份愧疚,还是为了多年以来心里难有的一份感动?­
    老黄其实不算老。五十多岁,是北盘江畔的一位护路工,是一个平凡得不再平凡却又有点神秘色彩的盘江汉子。原来在护路工没有统一穿黄衣服的时候,他就长年穿一套土制布衣,一干就是二十多年。后来,有了统一的黄马甲,他又长年就穿着那身黄衣,风里雨里穿梭于那条沿江县道上,嘴角时常挂着永不疲倦的笑,把旱烟斗往公路边的石头上一敲:这衣服实在!­
     老黄无儿无女,老拌老早就撒手而去。那时,他还年轻,本也可以找一个晚上说说话的人,好几个热心人张罗着要做一回红娘,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都没有喝上老黄的喜酒。镇上有名的王媒婆还曾经瘪着嘴皱起“王”字眉头费劲的晃着脑袋:“抠死!看来只有抱着钱睡的命!”­
     的确,在很多人看来,王媒婆说的不无道理,一是老黄有护路工资,就只抽点旱烟,时不时喝点镇上卖的土酒,按当时的市价折算,拿的工资除了吃喝拉撒是应该大有剩余。这还不算,更主要的是有这样的传闻,说老黄某年护路在挖补路基时无意挖到了一坛黄金还是白银什么的,数量不小,足以坐吃几辈人。可是当有人向老黄打听这一传闻时,他总是叭嗒叭嗒地猛吸几口旱烟,然后探开他那结满老茧的粗手:“你看我的手嘛,象是有一坛金银的人吗?”­
     可不管他怎么说,人们仍是相信传闻,要不然北盘江河谷那个叫“马脑岩”的布依族村寨在修路时,他为什么能够买那么多开路的锤子、水泥等东西而不要一分钱就送过去呢?还有,“马脑岩”那里的办学点几十个学生时不时都会收到老黄送去的书包文具之类的东西。那年,一个叫黄二毛的学生家里发生大火,家里一切变为灰烬,老黄知道后当天硬是摸着黑送去了两百元。人们根据一系列现象的推测:老黄一定是有一笔天外之财,老黄否定,是怕有什么意外,修路送物给学生送些用品什么的,那是得到了意外之财要花点出去避祸消灾。
     我不知道老黄是否说了实话,也真不知道他是否有一笔天外之财。想给他撮合一段姻缘,并不是想作一个有预谋的长远周密的打算,而是看到他在今年那个大雪纷飞的夜晚病倒后的一脸痛苦与伤感。那时,妻说:“你看,这么好的黄伯,还是给他撮合撮合一个吧!”于是想到了一个远房的亲戚也正单身一人。后来和老黄提及此事,他淡淡的抿嘴一笑说是可以看看。我知道他这次说的是真的,因为有一次他喝了点酒硬是和我聊到半夜,最后似乎还是壮着胆子向我问及那个远房亲戚的路程远近等等情况。可是,由于工作和时间等方面的原因,我一直没有时间去探问我的那位远房的亲戚,我和老黄都约好了说过过段时间一同前往,谁知道老黄竟然等不住了-------­
     老黄是因为淋雨感冒和劳累而去的。在这个多雨的季节,一场暴雨冲毁了沿江公路的路基,为了抢修公路,他冒着大雨和其他的护路工人一样,一干起活来就没有了休息,直到他拿着铁铲的手突然松开身体重重地跌倒在他熟悉的那方土地上。­
     我参与了清理老黄的遗物,在他那硬板木床下,我发现了他歪歪扭扭写在香烟包装纸上准备买给“马脑岩”办学点学生学习用具的购买计划。打开他床下的那口笨重木箱,我惊然地发现,最上面整整齐齐地叠着几套还挂着商标的红红黄黄的女人衣裳——老黄,这也许是你一生对我最大的失望!­
     翻遍所有该翻的地方,却没有发现传闻中老黄的那笔宝贵的财富,也许,老黄也是怕有什么意外而把它埋藏到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
    在另一个世界,亲爱的老黄,你要走好!­
                                                      2009年6月25日夜­
                                             载2009年7月13日《经济信息时报》­

上一篇:隐退期望(外一首)
下一篇:湖之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