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兴义市中等职业学校,选择我们,成就梦想!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师生文苑 > 正文

湖之船

时间:2018-12-11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湖  之  船
                                                               曾继涛
                                              一
       这是一个远离尘嚣的小镇。清晨,薄雾舒展,青烟漂浮在山寨的四周,鸡鸣犬吠唤醒了淳朴的村民,青石铺就的小路上时不时传来担水人啪啪的脚步声,清风拨动了旅人孤寂的心灵。
      我们走出小镇,郊外,没有人,只有纯净的自然。远山、村寨和炊烟如浓缩于天地间的一幅山水画徐徐在眼前展开,浅灰色的天空浅灰色的云彩,如水墨浸染的线条勾画出山的空远和清纯。
      炊烟慢慢地一点一点地弥漫在空中,远山一下子朦胧得如幻如真。
     那铭心刻骨的刹那使我感动。
    谁说过?
    要学会“用额头呼吸,用肚子思考,用眼睛唱歌。”
“   哪怕在绝望时你也要在浴室唱歌。”
 
                                          二
    青山徐徐展开,一个不大的湖就展现在眼前了。
   湖,离小镇不远,远望像一帧古琴横卧在群山中。
   我们沿着湖边向北走,青苔覆盖的小径如音乐的线谱等着早起的脚步踏响沉寂的音阶,晨鸟清脆地划过晨雾飞落在身边的灌木丛里,没有风吹皱多情的涟漪,湖水在晨雾里如一块温润柔软的碧玉,偶有夜钓的渔人起竿、扔竿的声音,垂钓者的诱饵便将湖心的寂寞一圈儿、一圈儿地荡漾开去。
   湖面一层淡淡的薄薄的雾,湖心一叶扁舟,闲楫横卧,似静非静。
   那只小船就卧在湖心,晓雾羽沙似的悬在它周围,似有似无,似真非真。
   我们同时停步,注视着那只小船。
   同伴说:“你看那只船很是苍茫。”
   我说“不。”
   “很孤单?”
   “也不。”
   想了想说:“我无法用语言描述它,我觉得这就‘禅’意,‘ 禅’就是这样,不管世人如何看它,不管外力如何运动,它就是它本身。”
   同伴看了我一眼,笑了——宽容的笑,他以为他听懂了我语言的外表下潜藏的语义。但语言只是符号,任何诠释都做作而且毫无意义。
   我也笑了,因为我们不是相同的人,在急于张扬自我、欲流骚动的时代,他像激流——张狂而自信;我则像湖——平静而内敛。他像风,总想摧毁、破坏,以自己的外墙中干去和强大的秩序、理性抗争;我则像山峰,不管风从什么方向吹,总是岿然不动。但是我理解他作为男人的软弱和苦衷,理解他身处江湖的忙碌和艰辛,理解他浮于宦海的落寞与无奈。不知他是否明白,急功近利常会迷失自己,处心积虑反而一事无成。
   我看了看他,淡然一笑。
                                               三
   晨雾慢慢散开了,四周亮起来,太阳欲露半露,湖水像积蓄了满山的翠色——靓而丽。
   我们默然前行不再说话。
   10分钟,20分钟,半小时 ,湖面依然那样静,静得让人焦虑。
   走到北岸,突然发现,船已靠岸。
   原来湖并不静,平静的表象只为掩饰暗藏的流动,船也未停,果真是:船欲停而水不静,风未止呀!
   晨雾渐渐散开,云霞如绚丽的繁花点缀晴空的薄蓝,船儿回归处,一位白发老者穿着白色绸锻衫在打太极拳,他的套路并不娴熟,但他精神矍铄,神情淡定,一招一式在撒满金色朝霞的晨风中流动着诗意。诗情洋溢的湖水,飘逸流动的长衫,清新爽朗的湖风撞击同伴的诗兴,他说想写诗却找不到诗的言语,丢失诗句的他只是臣服人世的躯壳。
   我说并不是写诗的人才称为诗人,在我看来,能在平淡的生活中创造诗意感受诗意的人,才是真正的诗人。如果说诗人都得惨淡经营,呕心沥血,我更愿像那位老人一样拥有快乐、淡然的心境。
                                            四
   小时候,看见一个清纯小女孩牵着一个忙人卖艺,觉得那样的生活很是浪漫,于是,最大的愿望是跟着一个卖艺的盲人拉着他的衣角浪迹天涯:因为眼盲,他看不见我是谁,不知我,是谁?因为他盲目我就可以做他的眼睛。我可以向他描绘我的眼睛看到的一切,他凭他的想象看我看到的一切。那种单纯、美妙、毫不媚俗的幻想最后肯定付之云烟。因为太多的碰壁我不得不学着用“额头呼吸”;因为生存的艰辛我懂了必须用“肚子思考”。
   那么,还有什么?
   我只能用眼睛唱歌。
   我们再次注目老人:飘逸的白衫,飘逸的白发,淡定的眼神,俊朗的身段,好一个快乐的老人。
   快乐的老人,无所谓沧桑,也无所谓辉煌,回忆走过的点点滴滴,他的眼睛在平淡,安宁、快乐中歌唱。
   在日月碾过的岁月里,说什么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山不会言,水不会语呀。
   只是,在流逝的时间里,只要你没有停下来,生命之船总会载着点什么驶向灵魂之岸。

上一篇:远去的老黄
下一篇:喇叭花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