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兴义市中等职业学校,选择我们,成就梦想!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师生文苑 > 正文

喇叭花开了

时间:2018-10-23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喇 叭 花 开 了
                                                          曾继涛
   每天上班,途经一块因为开发拆迁成为一片废墟的荒地,一天天走过,视觉和审美也一天天疲劳。城里不知季节变化,一天早晨,突然发现无人打理和看管的空地居然成了喇叭花的乐园,一朵朵、一丛丛、一片片,蓝色、粉色、紫色、紫红色的花朵在湖蓝的晨曦中欢欣鼓舞地绽放,好一幅美丽的印染画!突然想,这样的花怎么叫“喇叭花”呢?应该叫“女人花”才对:她的美丽在朝露的轻吻下醒来,在晚霞的余叹中睡去,美如花之一灿呀。
   记忆中,当丰满的玉米,饱胀的谷穗收仓后,渐凉渐凉的秋风丝丝刺痛脸颊的时候,一簇簇,白的、紫的、粉色、紫红的喇叭花或者依着风烛残年的玉米秆或者借靠秃顶的枝桠或者顺着沟坎地头在秋的薄凉中绽放。这时喇叭花吹开的情绪像通电一样触动小女孩采摘它的欲望,是呀,在寒意一天浓似一天的秋季,当你邂逅如此娇柔艳丽的花朵时,你能不停下匆忙的脚步看它几眼!但是,这时大人们总会告诫小女孩:不许去摘喇叭花,那个花不吉利,撕破了花瓣,吃饭的时候会打破碗的。那时候每家都很穷,有饭吃已经很不错,能自己有一只小碗盛饭吃,尤其显得奢侈,小孩吃饭时摔坏碗是要挨揍的,于是小女孩伸出的手恨恨地收回,心里也居然埋怨这种花来,这种招人眼热,却又魔咒在身的花儿,让你亲近不得。只得酸溜溜地看着它开放,看着它凋零。偶尔也有调皮的小孩儿采一大束捏在手里,有的甚至还将花茎掐断,只留下花朵当成喇叭放到嘴里嘟、嘟、嘟地吹个不停,小女孩看见了,也会酸溜溜地模仿着大人的口气说:采摘嘛采嘛,采了打烂碗花,等会子吃饭的时候会打烂碗的。
   后来查词典知道喇叭花又名牵牛花,其花清晨开花,花开殊盛,朝日而蔫,不但可供观赏,而且还可入药。性寒,味苦,有逐水消积功能,对水肿腹胀、脚气、大小便不利等病症有特别的疗效。它还有个俗名叫“勤娘子”,是一种很勤劳的花,每当公鸡刚啼过头遍,时针还指在“4”时左右的时候,牵牛花萦绕着篱架的枝头,开放出一朵一朵喇叭似的花来,意语是催促农民牵牛犁地。
   想象一下:晨曦中人们一边呼吸着清新的空气,一边欣赏着点缀于绿叶丛中的鲜花,该是别有一番情趣吧。后来在《落花一瞬》一书中读到:“喇叭花在日本被日本人取名为‘朝颜’被认为是早晨的颜色”。早晨是什么颜色?我从来没有细想过,以一种花来定义抽象的时间,早晨被定格在形状和色彩里,真是美艳无语。“早晨的颜色”是说早晨的云霞如花般艳丽,还是说花如早晨的云霞绚烂?于是我惊叹他们的想象力:一个冷血残忍的民族会以如此绽放的热情描述一种花的韵味,真不可思议!中国人对于花草的情节往往不仅在乎其外表,更在乎其精神寓意,比如松竹梅比喻玉洁冰清,傲迎霜雪,莲花寓君子,菊花寓隐士等等。像喇叭花这被季节流放的花朵自然也遭世人冷落,翻阅许多文学作品,关于喇叭花的描写少得可怜,好容易在郁达夫的《故都的秋》当中找到一丝痕迹“从槐树叶底,朝东细数着一丝一丝漏下来的日光,或者在破壁腰中,静对着像喇叭似的牵牛花(朝荣)的蓝朵,自然而然地也能感觉到十分的秋意。说到牵牛花,我以为以蓝色或白色者为佳,紫黑色次之,淡红者最下。最好,还要在牵牛花底,叫长着几根疏疏落落的细尖且长的秋草,使作陪衬”读到这样子的句子,纵然是身处艳艳夏日,亦会感觉得绵绵的清冷凄切沿街弥漫。
   是呀,在所有花草当中喇叭花似乎是最不受关注和赞美的,因为纤细,不能像莲花一样挺立;因为美艳,不能像兰花那样隐逸;因为柔弱,不能像梅花那样坚毅。它攀附残垣断壁,它依附枯枝残茎,被世人误解它是攀强附贵,骂它趋炎附势。纵然如此它依然借助一切可以生存的外力生长,收集黑夜的色彩绽放短暂的美丽。
   后来查阅其他书籍又才知道喇叭花在中国有些地方也叫“朝颜花”晨开而暮谢,日本人亦是拾人牙慧。花的破损与吃饭时打烂碗的咒语也毫无关系,于是猜测:民间编造这样的咒语,也许是对这种在凄风苦雨中依然能开得艳丽夺目的花朵产生的悲悯之心,是担心这种美艳而短暂的生命遭受无知小孩的折腾才杜撰出的一个理由吧。
   是呀,能够在秋意纠结的风凉中,支撑柔弱的躯体绽放一瞬的美丽,该需要多大的隐忍和勇气。在凉意沉沉的秋里,能张扬几朵粉艳,让寂静的秋增添几分艳色,几分醉意。这,也许是喇叭花开放的心情吧。
   大凡开错季节的花朵,都有一种冷寂之美,都存有一种“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的气慨。张爱玲说过“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套用她的话,喇叭花应该是“因为懂得,所以谦卑,因为谦卑,所以卑微”。卑微得需要依附于他物而方能蔓延,卑微得纤弱的身躯顶着硕大的喇叭却任凭世俗误解而不为自己申辩。也许,是无需申辩,也不屑于申辩。
   人生如草木,兴盛衰落,使命一完成,顷刻云散,留下来的何曾不是素晴一片?读懂了它方才会明白:走过花之流年,人生亦能如花盛开,便臻于极限。

上一篇:湖之船
下一篇:家乡